矽谷創業教父Paul Graham:完整採訪 | 自由道場

矽谷創業教父Paul Graham:完整採訪

paul_graham

 

Y Combinator聯合創始人保羅·格拉罕(Paul Graham)並非一般意義上的那種創業公司導師。8年來,他一直執掌著如今已經成為企業孵化器行業翹楚的YC,堪稱矽谷創業風險的一根避雷針。

The Information最近對格拉罕先生進行了採訪,談論的話題很廣泛,其中包括“批量生產”創業公司,格拉罕先生關於創始人口音的爭議性言論,他的妻子兼YC秘密武器潔西卡·利文斯頓(Jessica Livingston),以及YC得意門生 Airbnb 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

以下是訪談的文字摘錄,內容略有修改:

 

當你在8年前創辦YC時,面試創業公司跟如今相比,情況是怎樣的?

跟現在非常像,只不過時間更長。那時的面試時間長得驚人,可能需要45分鐘,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瘋狂。現在,我們會花20分鐘對他們進行面試,然後在剩下的25分鐘裡掰手指打發時間。

YC有三個面試管道,各個管道間協調得非常好。我們會考察所有的資料、每個管道接受了多少創業團隊,以及每個管道所接受創業團隊的最終成績。

 

你們做得如何?

我們太願意通融了,但這並不是我所擔心的錯誤。比之接受一支表現糟糕的創業團隊,我更加擔心錯過一支表現優異的團隊。一支創業團隊的表現如果足夠優異,其帶來的收益將能夠彌補數百支無所作為的團隊所造成的損失。

要是拒絕了一支優秀的團隊,那就太糟糕了。然而,要是接受了一支表現糟糕的團隊,那只不過是有點煩人。我知道,別人對我們是通過那些可怕程度低得多的錯誤——即接受表現糟糕的團隊——進行衡量的。

我還認為,我們沒有把嬰兒跟洗澡水一齊倒掉。我擔心其他的面試管道更加嚴格,我擔心他們錯過了一些東西。在很多年裡,我們都不會知道。但當我們錯過了某家公司,我們最終會發現的。

 

有沒有這樣一家公司,你們沒有接受它但最終它成為一家大獲成功的著名公司?

一直都有,我們列了一份名單。我們面試管道中肯定有這種被我們拒絕和怠慢的人,我不能說是哪些團隊向YC提出了申請,我們的面試管道肯定錯過了一些人。

對於我們基於什麼理由拒絕創業團隊,我們沒有記錄下足夠多的筆記。我們對面試以及之後的討論進行了錄影,我得回去看看錄影,看看我們當時說了些什麼。我擔心,我們可能已經不見了一些錄影帶。

YC有不少模仿者,這對我們來說很方便。模仿者的作用就像是罩布:如果我們從桌子上掉落什麼東西,它並不會憑空消失不見。它獲得了其他企業孵化器的投資,並因此吸引到眾人的目光。然後,我們就會對情況有所瞭解,我們就是這樣知道的。並非所有我們拒絕的團隊都能得到YC模仿者的投資,但大部分能得到。

 

YC是如何起步的?你是在什麼時候知道這種模式有效的?

從一開始,當時的情況真的是:“哦,我真的應該做一些天使投資,讓我們進入天使投資領域吧。”

然後,當然啦,一旦我開始考慮這件事,我就開始想:“哦,你能怎樣徹底改造天使投資呢?”我有很多想法,我在最初幾周就意識到這可能大有前途,我們對此感到非常興奮。

 

YC的最大創新之處是什麼?

最大的創新在於,向創業公司提供同步投資,而不是非同步投資;一次投資一批,而不是一次一家。

以前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這種模式對雙方都能起到更好的效果,這對我們來說更具有可擴展性,他們在同一時間都做著同樣的事情。我可以走到他們面前,一次就跟50支創業團隊進行交流,而不必跟50支團隊做50次內容相同的交流,而且經常忘掉自己要說什麼,對不對?

然而,這種模式對他們來說也更好。它具有跟批量生產一樣的優點。通過批量生產,你能夠以更低的成本生產東西,但產品同時擁有更高的品質,不像是手工生產。他們有同事和其他人來鼓勵自己、向其徵求想法、與其展開競爭以及交流關於投資者的資訊。這對他們很好,而對我們也很好。

 

創業公司失敗的最大原因是什麼?

這個領域不斷地會有起起伏伏。我從來不知道答案是什麼,我的所有結論都只是暫時性的。我從來不說:“這些傢夥將會大獲成功。”我只會說:“這些傢夥到目前為止做得很好。”因為過一段時間,我們就能看到創業公司爆發一些衝突,不只是公司創始人之間的糾紛,還有各種各樣的衝突。創業公司充滿了不確定性。

也許導致失敗的最大原因是創業公司沒有製造出人們想要的東西。之所以會這樣,最大的原因就在於他們沒有給予用戶足夠的重視。例如,他們頭腦中對自己想要打造什麼產品有了一些理論。他們沒有走出去跟用戶進行交談,並問:“你們想要什麼?”他們只是把這件東西製造出來,最終卻證明不是用戶想要的。這種事情一次又一次地發生。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他們沒有足夠的活力。你需要具有足夠活力的地方,包括你要走出去,讓用戶真正開心。他們只做了半吊子的工作。也許他們前進的方向是正確的,但他們只走了一半的路。使用者們看著產品,說:“啊,還不錯。”一百萬人都這樣的話,你就死定了。

 

你喜歡公司創始人甚於公司理念的創業公司案例是哪個?

Airbnb就是這樣一個經典案例,我們是因為人而不是理念對其公司進行投資的,因為我們其實不喜歡那個理念,我們喜歡這家公司的創始人。

現在,Airbnb 已經成為眾人皆知的品牌之一。就像是蘋果Apple),人們甚至不再把它解讀為“Airbed”和“Breakfast”(意為空中食宿)了,人們甚至不知道第一個“b”是和“Air”連在一起的,Airbnb 其實是“Airb 和b”,是吧?

人們稱呼它“Airbnb”的時候就好像這是一家航空公司,當我們面試這家公司的時候,潔西卡說:“我們必須投資這些傢夥。”

他們非常有活力和想像力,這尤其體現在他們對我們講述的那個故事上——他們通過銷售歐巴馬和麥肯品牌的早餐麥片為自己提供資金支援的經歷。

就像那些耳熟能詳的故事一樣,他們的錢花完了,公司也停轉了,他們將不得不放棄。當時的情況是,他們背負了巨額的信用卡債務,而他們生存下來的辦法是,賣了價值 3 萬美元的歐巴馬和麥肯的品牌早餐麥片,他們是公司三位創始人和設計師當中的兩位。他們設計了那麼美妙而酷炫的盒子,就是歐巴馬(Obama Os)以及麥肯船長(Captain McCains)品牌麥片的包裝盒。你可以在網上查查看,你能夠找到那些盒子。

做出這些事情,這表明他們擁有強大的活力和想像力。你即將倒閉了,你怎麼辦?大多數人會絕望和放棄。

繼續前進,而且是以這樣一種富有想像力的方式繼續前進,這種組合正是讓創業公司創始人獲得成功的素質。我們當時想:“這些傢夥棒極了,也許他們會有其他一些想法,或者這個想法最終的結果不會像我們想像得那麼糟糕,但不管怎樣,我們必須資助這些傢夥,你怎麼能把Airbnb排除在這批投資的公司之外呢?”

 

YC孵化的創業公司在剛起步時需要多少資金?

你會希望得到足夠多的錢,如果公司有兩位創始人的話,也許是足夠他們維持一年時間的錢。如果公司表現不錯,他們會在此基礎上融到更多的資金,所以誰在乎呢?這對投資者來說是一筆划算的買賣。

你在乎錢給得太多是在創業公司表現欠佳的情況下。你有的錢越多,對我們來說花費的時間就越多。至於問題,就像分手,你可以想像一下兩種不同類型分手的區別,一種是雙方都沒有任何資產,另一種是其中一方擁有數百萬美元。

當一方擁有很多錢或雙方都有很多錢的時候,讓分手過程曠日持久就存在多得多的動機。這就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我們從經驗中發現,棘手的分手情況比比皆是,歸根結底往往都是因為錢。

我們想,如果我們減少金錢的數量,我們也許能夠削弱推動這些壞事發生的力量,同時仍然向創業團隊提供足夠多的錢,讓他們不至於完蛋——如果他們在演示日(Demo Day)無法融到資金的話。我認為這種做法很好,我現在認為這種做法很酷。你永遠無法確定,但我認為我們目前做對了(YC與其合作投資者會向每家創業公司投資 9.4 萬至 10 萬美元的資金)。

 

YC是否歧視女性創始人?

我幾乎可以肯定,我們沒有歧視女性創始人。因為通過檢視那些YC錯過的團隊,(如果有這種情況的話)我將會知道。你可以說,我們應該做得更多,我們應該鼓勵女性去創業。

我認為,這個問題是這樣的,至少對科技公司來說,那些真正優秀的科技公司創始人都對技術擁有非常濃厚的興趣。事實上,我聽說創業團隊表示,他們不喜歡招聘那些在攻讀電腦科學專業後才開始程式設計的人。

如果有人真的非常擅長程式設計,那他們應該自己就會發現這一點。然後,如果你去翻看成功創始人的履歷,你會發現幾乎無一例外,他們從13歲的時候就開始了自己的駭客生涯。這意味著,問題在於我們要往前追溯十年。如果我們真想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所要做的並不是鼓勵女性現在開始創業。

因為現在已經太晚了。我們應該做的是,想辦法改變中學系統的電腦課程設置或類似的東西。上帝才知道如何才能讓一個13歲的女生對電腦感興趣,我得停下來想想才行。

 

你怎樣判定自己是否歧視女性創始人呢?

你能看出來潛在的創業公司創始人是怎樣的一群人,你可以通過很多方法做到這一點。例如,你可以在Google上搜索PyCon(一場關於Python的大型會議)的觀眾照片。

這是“自我選擇”的一群人。任何想要申請的人都可以參加這樣的會議,他們不會歧視或反對任何人。如果你想看看程式師群體的人員構成,那就去瞧瞧那個或其他會議的會場,並不一定要是PyCon。

或者你可以去看看開源項目的提交人,這又是一個“自我選擇”的群體,這些人甚至不會直接見面。一切都通過電子郵件,沒有人會被這樣的東西嚇到或是感覺遭到遺棄。

 

好吧,沒錯,作為創業公司創始人,女性天生無法達到我們期望的那種水準。但如果YC能夠更加積極主動一些,那又有什麼損失呢?

不,問題在於這些女性到了23歲的時候,並不能像馬克·祖伯格Mark Zuckerberg)那樣,祖伯格10歲左右的時候就開始程式設計,開始鼓搗電腦。到他創建Facebook的那個時候,他是一名駭客,所以他是以駭客的眼光觀察這個世界的,這讓他創建了Facebook。我們無法讓這些女性以駭客的眼光觀察這個世界並創建Facebook,因為她們在過去十年間都不是駭客。

這種情況已經有所改變,因為成為一名駭客已經不再那麼重要了。創業公司的性質正在發生變化。過去的情況是,大部分創業公司都是科技公司。現在,我們有了Gilt Groupe這樣的公司,他們其實是零售商,而他們需要擅長的就是銷售,因為技術已經更加商品化了。

這可能就是為什麼現在的女性創始人要比過去更多,因為她們正在努力打造的創業公司的性質是不同的。要創辦一家創業公司,你不必像20年前那樣必須是一名鐵桿駭客。這部分是因為軟體正在吞噬這個世界,部分是因為基礎設施更為普及。

既然有了Heroku雲端應用平臺,你就不再需要事必躬親了,你只需要編寫一些Ruby應用,然後把它放到Heroku平臺,然後它就會砰的一下鋪展開來。或者還有亞馬遜網路服務(AWS),你同樣不再需要一名系統管理員了,亞馬遜會為你包辦伺服器的工作。創業公司正在向不同的領域延伸。

當我們在上世紀 90 年代創辦公司時,我們的伺服器就放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在那個時候,你甚至無法共置伺服器,更不用提亞馬遜網路服務了。

 

是什麼讓你成為YC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

我專門研究,人們何時需要調整或更替自己的想法,或者在何時需要搞清楚他們當前想法第一階段的頭等大事是什麼。因為在很多情況下,人們會做起來再說,只是出於直覺知道這個事情有前途,卻不知道其全部的意義可能有哪些。

不過,思考全部意義有哪些是一個好主意,因為它可能影響你往哪個方向走。你往這邊走還是往那邊走?

因為一開始這邊和那邊看起來幾乎是一樣的,但一段時間後它們就會有區別。

 

為什麼 YC 孵化的創業公司似乎都在尋找一種方式,用以解釋他們的業務可以解決一個數十億美元的問題?

當投資者投資一家創業公司時,他們尋求的是一種公司做大的可能性。或許可能性很小,但不能為零,他們對投資一家在某個時候就會到頂的公司不感興趣。假如你是以前的比爾·蓋茲Bill Gates),當你向投資者解釋自己的創業公司時,如果你只說:“我們將不斷為微型電腦開發程式設計語言”,那聽起來不怎麼有前途。

你會想這樣說:“我們正在從開發程式設計語言起步,因為所有微型電腦都可以運行,而微型電腦正變得更加強大和更加普及。隨著它們變得更加強大,我們將一路跟進,直到我們開發出在所有微型電腦上運行的全部軟體。”

 

如果你鼓勵創業公司在如何能夠致力於一個十億美元市場方面表達自己,你是否會因此有失誠信?

我們不會投資所有的申請者,我們只投資我們認為足夠優秀的人。我從來沒有對這些人說過謊。事實上,我真的相信我們和這些創業公司制定的征服世界的計畫。如果他們充分並積極地執行,幾乎所有創業公司都能讓計畫變成現實。說服他人的秘訣之一出奇得簡單,你只需告訴他們真相即可。

有些人在演示日進行演講時並沒有諮詢我的意見,他們會在那裡講述一些欠缺考慮的故事,有關自己的業務如何能夠發展成一個十億美元的市場。“我們正在開發軟體,軟體是一個數萬億美元的市場。我們要做的就是攫取其中的百分之一,然後就能做到數十億美元。”

 

人們為什麼要攻擊YC

很奇怪。事實上,就在昨天晚上,潔西卡在床上跟我說:“為什麼每個人都這麼恨我們?為什麼每個人都試圖攻擊我們?”我解釋說,名聲是一種勢能。

舉例來說,一些你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服裝品牌會在血汗工廠生產自己的東西,對不對?有人就此寫了一篇新聞報導,大家會說:“是啊,那又怎樣?難道服裝不都是在血汗工廠裡生產出來的嗎?”

耐吉Nike)也會在血汗工廠裡生產服裝,突然情況就變成“耐吉使用血汗工廠”!這是令人興奮的大新聞,報紙會報導這樣的新聞,因為它能夠吸引眼球,而勞工權利宣導者會蜂擁而上,儘管他們不會去關注同樣使用血汗工廠的小公司,對不對?

這是因為那些公司的名聲是一種勢能。

潔西卡談到了那些試圖在我們背後捅上一刀的投資者,還有類似的事情。這種事情非常多。

如果你是創業公司創始人,你問投資者“我是否應該向YC提出申請?”投資者會說不,對不對?他們憎恨我們!投資者憎恨我們,很多投資者憎恨我們。

 

為什麼呢?

嗯,這要看情況。你可以說,如果你認為我們真的優秀,那麼就是出於嫉妒;如果你認為我們並不優秀,那麼就是他們認為我們不配得到所有這些專案流。那是投資者都想要的,他們想要得到專案流。

我們擁有豐富的專案流,而他們則很匱乏。這就像富人和窮人,他們氣憤地看著我們,當他們看到另一個創業公司又將成為我們專案流的一部分時,他們就會大叫:“又是一個,不,不能這樣!”

 

最近有新聞報導引述你的話說:很重的外國口音會妨礙創業公司成功申請加入YC的機會,這一言論背後有什麼故事?

引起這麼大的爭議其實毫無來由,那要取決於誰提出申請。那次採訪是對一次兩小時長談的濃縮,這就是為什麼它聽起來像是一堆警句格言連綴在一起,他們把中間的話都刪掉了。

爭議性言論就是出自那次長時間的談話,我談到我們如何坐下來,並試圖有意識地甄別可預測失敗的因素。我們有一份清單,上面是30、40個在面試中要考察的因素。其中包括人們的坐姿,他們的身體語言,他們在講話時會看誰,諸如此類。

採訪人問我:“你能告訴我其中一些因素嗎?”我說:“不能公開,因為我如果把大部分因素告訴你,人們就可以進行偽裝,那麼這種方法就無法奏效了。”

我之所以願意把口音這個因素告訴她,其原因在於,如果你能偽裝出一個好口音,那你的口音就會不錯,口音就是這麼一回事!

對於人們偽裝口音,我沒有意見。但人們的反應好像成了我說的是如果他們有很重的口音,我們就會自動將他們拒之門外。口音只是40個因素當中的一個,如果他們在40個因素中出了8個問題,我們也許就會拒絕,但不是只有很重的口音。

在目前這批創業公司當中,有些團隊讓我們難以理解,但我們也向其提供投資,因為他們在其他方面表現優異。這個問題取決於誰提出申請。

 

要創立一家創業公司,你需要多堅強?

在創業公司當中,你最終必須振作,懦夫是無法成功的。

人們確實會變得更加堅強。在創業公司工作的過程當中,人們會變得堅強得多。但如果你現在很軟弱,那麼你將不得不停止軟弱下去,而且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夠幫你做到;否則你將註定失敗,然後離職在別處找個工作。這是僅有的兩個選項。你不能一直軟弱下去,因為你的軟弱最終會在公司導致失敗,然後你將不得不去做別的事情。

事實上,這是會讓人最感到吃驚的事情之一,創業團隊必須比在做一份全職工作時更加堅強,而且事實證明他們能夠做到。人們擅長的事情大相徑庭。就像一些人能夠比別人成長得更快,而人們並不真的知道自己能夠成長到何種地步。事實上,甚至連我們也不擅長對此進行評估,儘管那正是我們的主要工作。

沒有人能夠很好地預測這種事情。我們或許可以比其他人做出更好的預測,因為我們有非常多的資料,而且這也是過去8年我們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SEO Powered by Platinum SEO from Techblissonlin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